1. <dl id="iwdkh"><form id="iwdkh"></form></dl>
      1. <acronym id="iwdkh"></acronym>
      2. <var id="iwdkh"><rt id="iwdkh"><big id="iwdkh"></big></rt></var>

        別讓機器人“槍手” 教會孩子作弊

        許曉芳

        2019年08月06日08:56  來源:廣州日報
         

          暑假過半,孩子們的暑假作業寫得怎樣了?最近,有一種“代寫機器人”開始熱銷。記者從購物網站賣家處了解到,確有學生買代寫機器人回去寫作業。令人意外的是,孩子購買的是少數,更多是家長購買回去替孩子寫作業。“家長咨詢抄卷子、做小報、寫作業的都有。”一位客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由于孩子們學得很超前,因此,有的比較費時的暑假作業孩子沒有時間做,家長就來購買機器人代寫。

          家長幫孩子“作弊”,確實令人哭笑不得。一時間,不知該感慨孩子們的機械性抄寫作業太多,還是該夸贊家長們足夠體諒孩子們的學習壓力。的確,面對如此新聞,很多人會回想起學生時代,調取出自己被抄寫作業“占領”的恐懼情緒,也因此觸發了心中的共情點,跟找機器人“槍手”的學生和家長同仇敵愾起來,一同抨擊不合理的作業安排。

          但從情緒中抽離出來,冷靜想想就會發現,“機械性作業多”并不構成證明“家長帶頭作弊”合理性的充分條件。作業多、學習壓力大,是當下很多學生共同面對的問題,而問題就是事物的矛盾,只要矛盾沒有處理,問題便解決不了。找機器人“槍手”,不過是掩耳盜鈴,實質上還是對問題的逃避。既沒有主動為解決“作業多”這一問題做出嘗試,還因粉飾掩蓋,讓老師和學校無法及時意識到問題所在,連被動期待校方改變的機會都一并失去了。

          找“槍手”,非但不利于解決“作業多”的問題,更大的隱患還在于孩子心中埋下了作弊的“種子”。無論機器人代筆的質量如何,寫出來的作業最后能不能成功“糊弄”老師,只要家長邁出了找“槍手”這一步,就意味著以行動告訴孩子:面對“不合理”,可以同樣以“不合理”去應對。而一旦孩子樹立了這種觀念,或許就會為解決自己所認定的“不合理”找尋旁門左道。且不說事件“合理”與否,本就難以界定,就算是真的遇上“不合理”之事,也不應該一味地找捷徑。若以此觀念為指導,投機取巧的案例只怕會越來越多。

        (責編:實習生(曹雯)、孫競)

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教育部再度公開曝光6起教師違規違紀案例 今年四月份曝光4起教師違規違紀典型案例之后,教育部今天再次公開曝光6起違反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典型案例。 【詳細】

        原創報道|

        教育部等六部門發文規范校外線上培訓 教育部等六部門日前聯合印發《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》。意見要求,不得聘用中小學在職教師。 【詳細】

        原創報道|
        色大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