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iwdkh"><form id="iwdkh"></form></dl>
      1. <acronym id="iwdkh"></acronym>
      2. <var id="iwdkh"><rt id="iwdkh"><big id="iwdkh"></big></rt></var>

        師德不該是一地雞毛

        張雙全

        2019年08月05日07:54  來源:中國青年報
         
        原標題:師德不該是一地雞毛

        筆者的女兒前幾年在一所公立小學讀書,回家常說教師如何懲罰學生。女兒也受過幾次體罰。有一次,一位教師把女兒拇指下部打得淤青,女兒的手指好幾天都不敢動。

        去年,女兒轉到民辦學校,也被體罰過。一次,一位教師拖堂,女兒課間大便時間長,結果上課遲到了,被這位教師罰站了一節課。

        教師體罰學生現象,不是個例,也不是一個學校兩個學校的事。這些年來,學校里體罰、變相體罰學生的現象屢見不鮮,而教師對學生侮辱的難聽話語也時有耳聞。這樣的現象,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尤為嚴重,近幾年來,總體有所收斂,但是也不罕見。

        筆者認為,教師體罰學生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:

        一是學校考核。很多學校在考核教師時,一是看考試成績,二是看班級管理。在一些學校,考核一個教師的優劣,很大權重就是看考試成績。而考察班級管理,主要一項就是班級紀律好。上課、上自習學生遵守紀律,鴉雀無聲,下課不打打鬧鬧,老老實實,學生聽話,就是好班級。一位班主任曾經在教室里貼的班級座右銘是:一切要狠!

        學生的考試成績和班級管理,和教師的利益是密切相關的,評優、晉級等,都離不開學生的考試成績。因而,一些教師為了教學成績,可以說是八仙過海、各顯其能。

        二是教師自身存在的問題。

        有少數教師私欲過重,把學生當作自己謀利的工具。如有個別教師一接手一個新班,就讓學生把家長的職務、工作單位等填表匯報。之后,就利用有職有權的家長為自己謀利益。對那些家長是有職有權的學生青眼有加;對那些家長無職無權的學生不僅給白眼,而且會常常冷言冷語。對學生,有偏有向,不能一視同仁。

        也有少數教師性格暴躁、教育學生缺乏耐心、情緒化嚴重。有的教師性格暴躁,上課時,一有不順心的事就發脾氣,有時破口大罵,有時動手打人,學生上課提心吊膽、戰戰兢兢。筆者所在學校就有這樣一位教師,每當上這位教師的課,學生就發怵。有的教師教育學生缺乏耐心,對學生不是耐心教育,而是強行壓制,強迫學生服從,更容不得學生發表不同意見。還有的教師情緒化嚴重。情緒好時,一臉陽光,和學生說說笑笑;情緒不好時,滿臉烏云,對學生極不耐煩。

        三是傳統文化的影響。在中國,有一句流傳極廣、影響極深的話——嚴師出高徒。這句話,被一些人曲解了,認為只要教師嚴厲,就是一個好教師。實際上,一個教師是不是好教師,和一個教師嚴厲不嚴厲并沒有必然聯系。退一步說,嚴厲的教師并不一定就要侮辱、體罰甚至毆打學生。一個教師是不是好教師,關鍵是看他是否有一顆熱愛學生的心,是否有好的業務能力,是否能春風化雨地教育學生。那些動輒就呵斥打罵學生的教師,是嚴厲的教師,但是,絕不是好教師,只是一種無能的表現,也教不出好的學生。

        目前,個別教師對犯錯誤的學生,不是教育,仍然是懲罰為主,有的是惡意懲罰,甚至是變相折磨。這樣的教師,師德存在著嚴重問題,是不適合做教師的。

        教師是一個特殊的行業,并不是所有學歷達標的人就可以當教師,還應該有其他方面的要求,如有較高的道德修養,有比較好的溝通能力,有好的耐心,有比較好的性格,等等,而關鍵是有一顆熱愛學生的心,真正是從學生健康成長出發,不夾帶私心雜念。這樣,才會得到學生的尊敬和熱愛。

        好的教師,不是一味的嚴厲,而是讓學生有一顆安靜的心,快樂的學習,健康的成長。提高教師素質,尤其是教師的道德水平,切實讓教師樹立起“一切為了學生”的思想,是解決教育現存問題的根本。

        師德不應該是一地雞毛,而應該是空中潔白的羽毛。

        (作者為基層教師)

        (責編:何淼、熊旭)

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《2018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》發布 教育部近日發布了《2018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》,對去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各項數據做了全面的統計。 【詳細】

        原創報道|

        教育部等六部門發文規范校外線上培訓 教育部等六部門日前聯合印發《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》。意見要求,不得聘用中小學在職教師。 【詳細】

        原創報道|
        色大哥